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日帝国之欢颜若梦

网络中浮浮沉沉,我的朋友永远真诚!

 
 
 

日志

 
 

[原创]我们的网易 我们的诗  

2007-04-12 21:38:20|  分类: 帝国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网易  我们的诗

[原创]我们的网易  我们的诗 - 明日帝国 - 明日帝国

                                    

“风雨中洲我归来,但愿江山出霸材”

                                                         ——题记

初到网易,我便闻到浓浓的书香,点击一页页博客,如推开一扇扇虚掩的门,唐宋的余韵、五四的精神……将我撞个满怀。品一口以诗泡制的清茶,家的温馨,收容了我驿动的脚步,于是,我以几首残诗在网易定居了下来。

数月的栽培、呵护,自个的庭院意外地开起零星的花朵。阳光的午后,有蝶儿的飞舞,有蜜蜂的停留;有人轻敲我的柴扉,我则起身以墨汁未干的文字相迎,字里行间的你我没有高低尊卑,只有似曾相识的句子,在豁达的胸襟间来来往往而形成的默契。

黄昏时,我游走于一扇扇亮着灯火的窗口,有人渭叹,有人沉思。你的一颦一笑,星星般洒落在蓝色的天空,比石子还要真实;你脸上乍起的阴云,掩去了林梢的新月,过路的人也一脸怅然。

一个人时,我常想,谁来拯救诗坛的荒芜?这支笔横在我的案前,如同磐石悬在胸口。同处网易的你我在现代小说、散文空前的繁荣里,不会感觉不到诗歌处境的尴尬。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五四的精英们白手起家,在陈腐的土壤里播下了新诗的种子;为了让它开出现代的花朵,好多人不惜远渡重洋迎娶异域的“新娘”。徐志摩膜拜哈代、雪莱等浪漫主义诗人,将诗歌的唯美推向极致。李金发推崇的象征派,到了戴望舒的手里一首《雨巷》“开辟了新诗音节的新纪元”[黄修己《中国现代文学发展史》]。穆旦对西方现代主义诗歌表现技巧大胆的探索(把当时英美最现代的“反论”技巧“浓缩到他的感情里去,甚至可以说变成感情了”),“对生命内在韵致的直写”[李怡《中国现代诗歌欣赏》],直接影响到了八十年代的朦胧诗人。

由于受左的思想影响,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我们的现当代文学受到了重创,是文化的裂痕,对于诗歌来说,几乎是灭顶之灾(新诗是文学界的重灾区——彭燕郊)。八十年代,各种诗派如雨后春笋,诗人们在一场狂飙突进后,又感到了迷茫,纷纷偃旗息鼓.西方的血液无法救治中国诗坛的贫血症。顾城走了,他带走了黑夜里的眼睛,海子的麦子在成熟前便早早收割了。诗界沉寂了,难道穆旦之后,诗坛真的无人了吗?

我在许多人的博客里看到他们仍然保持着古老的方式作诗填词,钦佩之余,想起了彭燕郊在《和亮亮谈诗》中写得话,“在一个长期停滞的文化环境里,人们已经习惯于重复而对创造生疏了……赞叹、把玩、刻意模仿都是重复”,难道我们一直就这样把目光停留在唐宋那个古老的年代。现代人急欲表现、挖掘潜在自我的冲动禁锢在古诗词沉重的格律里,谁说不是一种悲哀?几年前,我读过葛红兵的文章《中国文学之与世界性文化的矛盾》,他向人们描绘了世界文化大融合的前景——建构“世界化”文学,我们的诗怎么去跟人家融合?

我只是一个在上帝关上现实之门又打开网络之门溜进网易博客的小人物,对新诗的关注是浮光掠影而已,无力探讨这样沉重而严肃的话题,况且,我的笔已搁置多年,偶尔挥动时只是触及内心忧伤的记忆,困守于爱恨情怨中纵横着一行行热泪。我们还能坚持多久?离开网易,我们的诗很难存活。现实生活中,写诗是多么奢侈而可笑的事情!看着圈子里勤耕不辍的朋友,被深深地感染,似乎看到了诗苑的希望。既然已把青春交给了诗,既然双脚踏进了网易,何不把梦里梦外的一起托付,“只为为耕耘不问收获”。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