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日帝国之欢颜若梦

网络中浮浮沉沉,我的朋友永远真诚!

 
 
 

日志

 
 

父亲的书桌(原创)  

2007-04-16 02:31:5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的书桌

文/明日

今天是父亲节,谨于一片旧作献给我的父亲,祝父亲身体健康!

                                    ——2008、6、15

父亲的书桌(原创) - 明日 - 明日空间

昨天中午,我在海昌路上的新华书店买了套《四书五经》,回到家,没看完一行,便又翻起了父亲的那套《辞海》词典——这是我十几年前从父亲的书桌上拿来的,也是父亲几十年的藏书唯一的一册了。

半夜里,我去厂里上班。厂区内弥漫着比发丝还细的春雨,昏黄的灯光落下斑驳的树影在着墨似的水泥路面。我的心也像被细雨浸润过,湿漉漉的。父亲的书桌仿佛就在一步之遥的那一片昏黄中……

父亲只有高小的文化,早年在生产队里磨过豆腐,又在农村当了好多年的民办教师、小学校长。后来,凭着一枝笔,进入了乡政府(当时的人民公社),从事秘书工作,后又兼管文教、宣传及党委等工作。当时的基层干部大多是部队转业过来的,“不怕机枪大炮,只怕总结报告”,因而领导们十分赏识我父亲。关于父亲小时候的好多事情也是大人常说起的:在他读完家门口的小学后,就到十里左右的镇上上学,祖母在他的书包里放了些蚕豆让他当午餐用,他一路上学一路吃,中午只得眼巴巴地看人家吃,回来时,他老远就把书扔进了墙门堂,眼泪汪汪。那个年代,父亲怎么也吃不饱。家里父亲是老大,下面还有四个妹子,没办法就辍学了(这些是曽祖母在世时对我说的)。(后来据奶奶讲)父亲常在吃饭时用筷子蘸水在八仙桌上练字,的确,父亲的书法无论到哪儿也是首屈一指的。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父亲的人缘很好。平时,人们总是“朱老师”的叫个不停,好像没人不认识他。乡里开会,村里的总要到父亲那蹭饭——他那有酒喝,煤油灶兹拉一响,来碟花生,几瓶小醇香,其乐融融。父亲的那点工资不到月底就就空了,现在时髦的叫法“月光族”。

我上初中时,随父亲搬进了新造的乡政府宿舍大楼。从此,我长期占用了父亲的书桌。父亲的宿舍在三楼(底楼办公),房门正对着楼梯,里外两间,里面通朝南的阳台。阳台外视野开阔,楼前是两排高耸的水杉树靠着自南弯向东的小河,远处是一大片四季变换着色彩的田园,一条向东再上南的基耕路嵌在其中。我一早可以扒在阳台上看父亲匆匆地从老家赶来。父亲是个大忙人,白天不一定见得到人,晚上要回家——我母亲多病,只有刚辍学的静姐还要在村办厂上班,(包干到户后)田里忙不过来,所以只有轮到他值班或晚上处理公务很晚时,才过上一夜。(事实上,这已是我的私人天地了。)父亲总是隔三差五地在抽屉里放上饭菜票,平时很少管我。那段时间,父亲对我的教育始终没有他的书桌影响大。

父亲的书桌很普通,三个抽屉下面一侧有一柜,涂着黑漆。桌面放着玻璃台板,里面夹有他的照片和一些纸片,左侧叠着他的报告、文件总被我的试卷作业本压着,右侧紧挨着床——父亲满是茶垢的茶杯我总是忘了倒。靠墙的对面有个两层的书架,上端一根细线连着床柱吊着灯泡,灯光不是很亮,但对我来说,足够了。书架上的书总是那么几本,其中就有我手头的《辞海》,还有《诗词格律》、《写作通论》、李、杜韩、柳及王安石他们的几本诗集及现代汉语的语法、修辞、逻辑之类的书,我看到书放不下了,就把不常用的拿到旁边的书柜里——那里的书就数不清了。这些书架的书,我除了那本辞海,还特别喜欢 一本线装的旧书——《千字文、百家姓、三字经》,只有父亲知道它的年代,封面是很久以前粘上去的早已破损,里面已经发黄。这本书里还有父亲在我童年时讲的一个笑话:有位王老先生不懂装懂曲解百家姓时,发现一学生打瞌睡,就责问那学生,学生说,我还能倒着背呢!王先生(王)  城西人(陈)糊里糊涂(吴)酒话廿三(周)不讲道理(李)灰孙子(孙)死要铜钿(钱)造谣言(赵). 与王的解说一字不差〉,王老先生当场气死 !父亲讲得绘声绘色,至今记忆犹新。这本书在父亲搬出时连同其它的送人了,真是可惜!正是在这张书桌上,我看完父亲的书籍,因而初中的语文,我比谁学得都轻松,也是在这张书桌上,我写了两篇小说和一大堆的诗稿。

高中时,我住进学校的集体宿舍,周末,我仍回父亲那儿。记得第一次从学校回来,我一进房间,就哭了,学校里没有在父亲那的自在,一个人在外没有父亲的照顾多可怜!我在市里读了五年的书,只要有空,我就回到父亲的书桌前,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我没有停下过手中的笔。只要坐在那,昏黄的灯下总有父亲默默关注的目光。 现在想来,那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日子。95年末,父亲调到了市委的信访部门,把宿舍退给了当地政府,我就没有机会再看到那张书桌了。

 参加工作后的第一年,我仍住在父亲那,直到第二年秋,父亲在火车站给我买了房子。我与刚参加毕业的表弟住在一起,我第一件事,就是花800元给自己买了套豪华的书桌椅,可是,我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很快,我便迷失于城市的繁华之中。在离开父亲的日子里我逐渐失去了写作的灵感,也伤透了父亲的心。我们所处的是怎样的城市啊,父辈用几十年的心血培养自己的子女,这个城市一个夜晚就可以把他们吞噬!

今夜,我特别想你,爸爸!为了你从上海华山手术回来后从此失去的记忆,我又含泪回到了书桌前,用你唯一给我留下的《辞海》,解读我未曾领悟的《四书五经》……

 

           2007\4\16\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10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