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日帝国之欢颜若梦

网络中浮浮沉沉,我的朋友永远真诚!

 
 
 

日志

 
 

帝国传奇《鬼话连篇》[原创]  

2007-07-19 20:00:06|  分类: 狂人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17

 掐指算来,我在网易落户已近三个月了,这段时间,我对帝国显示出了足够的忠诚。每天早起晚睡,对帝国呵护有加,恨不能枕着它入睡。六月份,单位组织到张家界旅游,我一到下塌的酒店,我就打听当地的网吧。晚上,同事们看演出逛街,我便一头扎进了网吧,向帝国报到。无论走得多远,网络间漂移的帝国就是我的家园。

 

高中时,没有加入“梦江南”诗社,是我一生的憾事。进入技校后(目的是在市区工作好找一点),我与校方提出了我成立文学社的建议,很快得到了支持,“春笋文学社”就这样成立了起来,并很快有了自己的刊物。我在成立大会上慷慨陈词:今天我们崭露头角,明天定会长成参天之竹!由于校方拨给文学社的经费有限,我只能用蜡纸将社员胡文章一笔一划地刻出来,油印后亲自分发到每个班级社员的手里。技校的学习很宽松,我可以腾出大量的时间写作与经营文学社。经常对着一堆稿纸发呆,或是在半夜里酝酿诗句,怕第二天忘了便在走廊的路灯下,匆匆记下(从那时起我便有了失眠的症状与吸烟的习惯)。由于我经常克扣自己的伙食费,吃几毛钱的豆腐汤,同学就给我取了“豆腐社长”的绰号。我也没在意,反正我痛苦并快乐着。

 

参加工作后,我便脱离了“组织”,在工人队伍中“潜伏”了下来,“地下工作”太艰难了,很快暴露了身份,我成了同事中的另类。为了与周围群众保持一致,我不得不重新选择“政治立场”,算是“弃暗投明”吧。俗话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仍然无法放弃习惯的思维模式,暗自操刀,充分暴露了“资产阶级革命的不彻底性”以及“知识分子软弱的一面”!不过,在思想觉悟上有所提高,乐于向公司管理部门渲染生产过程中领导工作积极的一面。久而久之,一枝烂笔头成了某些领导的陪衬。

03年秋,我终于鼓起勇气进了电大,把积压在胸的欲念寄托在电大的远程教育上。虽则我在写作方面得到了授课老师的鼓励与支持,在他的推荐下,我的一些文字在电大系统胡报刊上发表,但还是觉得自己在同学面前是“不合时宜”的。正是从那个时候起,初次了在键盘上修改文章与网络发稿的便捷,通过对电子书籍的阅读,对网络写手有了几分神往。

 

今年一月份,我终于配置齐全,扣开了梦寐已求的网络之门。有了自己的QQ空间,就有了交流的可能。一个人埋头写作,而没有读者,如同在自言自语,自然没趣。在空间,我意外地发现自己的文章居然上了首页(其实在腾讯上首页的文章跟载文字的品质没有直接的联系),还被人转贴。我一个人埋头闷写了十多年,没有多少人看,一上网就有好多人关注。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2007/7/14                

 

                   

    3月份,在帝国空间里,我有幸遇到了网易的朋友。出于好奇,我点开了网易博客的网址,立刻萌发了来此开创帝国新世纪的想法。

   万事开头难,虽然我在腾讯了解了一些空间制作的技巧,但对于网易博客上的操作,还是陌生的。几天过去了,我只加了几个好友,根本不知道圈子是怎么回事。光顾帝国的寥寥无几,门可罗雀。

   后来,在朋友的圈子群里挑选了几个圈子,有蜘蛛0_0的的 [星夜情怀]、紫夜冰凝的[情满人间]、 思念如絮的 [凡尘呓语],蒸云煮雨的 [志摩慕容]、 无忧柔草的[诗乐园]及淡漠 的[寂寞烟]等圈子是在朋友的推荐下加入的,有了这些圈子与圈友,根基未稳的帝国才有了几分生气。在这里,明日要衷心感谢这些圈子管理员对明日几个月来的关注与支持!

    首先是情满人间的蜘蛛0_0,不但细心阅读了(诗)作,给与了许多鼓励,同时还向我推荐了像蒸云煮雨 那样一流的诗友.也许是蛛蛛妹妹独特的造型给了我太深的印象,我在腾讯第一次用名也是蜘蛛(后来由于叫蜘蛛的太多了,就改了好几回网名),对于蜘蛛,我再熟悉不过了,还写了几首《蜘蛛》算是帝国的开篇吧。星夜情怀的今天是蛛蛛妹妹苦心经营的结果。我时常在中班下班(半夜)后上线,发现她也是在那个时段出现。她说,她的身体不好,只能选择在半夜出来活动。我听得有点云里雾里,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在后半夜审稿可以使我们更客观一点——我们处在逼仄的城市鸽笼里,白天强烈的光线多少影响了我们对文字的敏感。

  经营自己的博客已属不易,要管好自己的圈子更要倾尽我们的心力!就如一座豪宅要是没人打扫,再精美的家具也会变成废墟。网易博客之所以能让我们迷恋,就因为有蛛蛛妹妹那样的圈主与管理员!

 

磬馨百合

是位热心的大姐。明日初到网易家徒四壁,百合姐便为明日准备了精美的大印,从此明日“号令三军”也“师出有名”,“问鼎中原”亦信心满怀!同时她见明日整日在圈子间游手好闲,便在无忧圈主面前几番美言,在诗乐园为明日谋了管理员的差事,明日也由此踏踏实实地坐下来,悉心欣赏圈子写手们刚出炉的佳作,受益匪浅!

     百合姐不但乐于助人,在许多圈子有较好的口碑,而且她本身具有较强的创作实力!明日印象最深的是她的诗歌《傲雪》,语言简洁优美,没有雕琢的痕迹,寥寥数笔,将雪花的轻盈融合于空旷的夜景,传达出笔者孤傲、宁静的胸襟,更有一种超凡脱俗的美感。她的散文《女人不如嫁得好》将笔头直指现代社会女性的生存环境,道出了现代家庭主妇的辛酸与困惑。这篇文章在不到个把月的时间里电击率达到一万六千多次,创造了网易博客的神话!在图文制作方面,百合姐也有不俗的表现,体现了他心灵手巧的一面,我想到过       的博友定会深有感触!当然,明日也感觉到,人们过于注重视觉与听觉方面的感受,而忽视了其中文字上的魅力,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蓝依舞的文笔在精彩纷呈的博客中可谓独树一帜、大放异彩。小舞的博客也许正如她的个性素朴典雅,从她一篇篇文字清丽的美文中透射出她在古典文学方面惊人的造诣……

 

已经第七天了,我没法上网,枯守独坐在网络一端的你,请原谅我无助的手指无法敲击这僵硬的键盘,给你传递只言片语的讯息。我的博客自从那夜熄灯之后,人们趁性而来,败兴而归,只剩下你一人仍在翻动我嘎然而之的心事。帝国传奇的中篇《情满空间》还没写完,关于小舞的文章的评论,只是开了个头,还有好多的圈友的名字我还来不及提……如果第二天我还能想往常一样下班及时坐在电脑前的话,一定会兴匆匆地唤醒各位可爱的名字。

第二天早上,已经过了我该出现的时段,你打开我的博客与QQ,想继续昨夜的话题,你发出的消息没有任何反应。“是不是他累了,上了一夜的班,可能坚持不住去睡了?”你总算为我找了个合理的借口,继续管理你的圈子。下午,两点多了,你想我总该醒了吧,于是你有进入我的帝国,页面除了几位博友和你自己的上午的留言,还是没有我的任何文字。到了晚上,你在我的QQ里发了好多消息,如石沉大海,悄无声息。第三天,你突然记起,我前段时间曾约你将博客搬到到其它网站的事情,是不是我已提前行动,于是你在各网站之间来回奔走,没有我的名字,你就拿我的文字在许多博客网站搜索,没有我任何讯息。这几天,你心里骂我已不下千遍,“死鬼!说的比唱得还好听,其实比谁都无情!男人,没一个靠得住……”

骂吧,骂吧!我死了,你还要咒我!

就在七天前的那夜,我将乐园的稿子归好栏,跟你打了个招呼,便急匆匆地骑着济南轻骑上班去了。车子一过塘桥,就以60码的速度穿行在路况较好的海昌路,就在五方斋不到的海马路口,一辆黑色的本田在强光的逼射朝我扑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我连人带车腾空而起,一个“平沙落雁”的姿势,飞出了数丈,结果(缺乏必要的训练)没控制好重心狠狠地摔在坚硬的路面,哼都没哼气就接不上来。

我的眼睛是睁开的,整个视角挪到了身后,所以我不但看到自己倒在血泊里,也看见本田里出来束手无策的胖子,还有从另一侧探出一个妖冶女人的上半身。冷清的马路围上几个人来,七嘴八舌的,随后120与阴间的差佬几乎同一时间赶到,他们各施其责,分工明确。白衣服的天使在我粘乎乎的口鼻用手探了探,将我朝车上抬;黑衣服的鬼差朝我招了招,我不由自主地跟在他后,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之后的事,我仿佛浮游在两个空间里。 好像是乡下的旧邻连夜将我抬回了乡下。乡下那三间平房挤满了人,他们将我轻轻放下,又忙成了一团。我的脸上蒙着一匹白布,可心里还是清醒的,惦记着自己和老爸的工资卡的密码还没告诉他们呢,这么晚上哪儿借钱去?想告诉他们别弄得那么铺张,用不着那么隆重,我结婚时招待客人挺寒碜的,现在还讲究什么呀!算了,算了,反正我没有发言权!

花开一枝,话分两头。我随黑衣鬼差到了陌生的地方,我想就是生前人们所指的阴曹地府,排队办理各种手续,情况跟阳间的监狱没什么两样。鬼与鬼之间,各自怀着鬼胎,就是不能教头接耳。掌管鬼差的一律穿着黑色制服,面无表情,慢腾腾的做事,我们半天才挪动几步。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轮到我的,一抬眼,就见那肥头大耳的生死判官,鼻子上还撮着一副黑框老花镜,先问了我的生辰八字,然后找半天,愣是没有我的档案。莫非哪里出错了?

哦!我突然想起出事几周前的一件事来。

 

我因为半夜肺痛得厉害,像针芒一样,到人民医院呼吸科检查。接待我的是一个姓刘的女医生,四十出头,眉清目秀的,气质非凡,一看就知道是文化人。她拿过化验单一看,马上用听诊器在我肺部听了许久,告诉我停止吸烟,马上住院治疗。我说,家里没我不行,单位也正缺人手呢,我平常还要上网易兼顾圈子的事情。没想到她也是同道中人,几次交谈得知,她不久前还出版了个人诗集,我们从五四文学一直谈到了后现代的诗坛,甚是投机。后来,她郑重其事地告诉我,我的病情耽搁得太久,肺部肿瘤已开始恶化,命不久矣。当时,我没在意,人生譬如朝露,生死由天。我想,我应该死在刘医生的病房内,而不是马路上。就凭刘医生几十年精湛的医术,我至少还得多活一年半载。

肯定是在某个程序上出了错误,这下把判官难住了。来都来,户口问题总得落实一下,最后,判官朱笔一挥:免除阴间一年苦役,在阴阳两界漫游半载。

我忙完了阴间的事,回到老家一看,尸骨无存,只剩下一对蜡烛与一张黑白照片(就是那张在张家界天子山顶拍的,有人还说这张帅呢)。儿子也不再哭闹闹了,守在电视机前,继续看他的《海绵宝宝》,看吧,看吧,老爸今后再也不能管你了。整天以泪洗面的四老,本指望我能为他们养老送终,谁知我突然来了这么手,赶到他们前面去了,这以后的日子,只有顺其然了。

这几天,我抽空进了自己的书房,这该死的电脑(就是欺负我不是人)我打不开,也就无法上线。

我知道那边的你肯定等得不耐烦了,我也是干着急没办法呀!七天,我有了自由行动的权力,阴间的鬼不再死盯我不放。俗话说,穷人富路,我随手扔给了看守几捆阴钞,让他们出去玩两把,自己混进了北往的列车。十几个小时,我闷在满是阳气的车厢里,不敢大口喘气。到了山东地段,我下了火车,还记得你给我的地址,凭着自己凌波微步的轻盈,急急忙忙朝你赶来。趁着夜色,我溜进了小区,从这个阳台掠过那个阳台,很快找到了你。

习惯于视频上欣赏你静坐在电脑前的姿态,一张苍白的脸,一个瘦弱的女子,总是被你美丽而忧伤的表情所感染。现在,从另一个角度,我可以更近地欣赏你,靠近你,一朵盛开在夜色里的莲!我说过,我要抱抱你,给你我的体温,我的手太凉,伸到了半空只能停下。朝你瓷白的脸庞呵了一口气,想引起你的注意,你理了理乱了的发丝,又保持原来的姿势。人家说,做鬼亦风流。我对着生前朝思暮想的人儿,碰一下手指都办不到!我就站在你的身后,看着你无动于衷的样子,心如刀割。

空房子里只有你的身影,我只是游走在其中的一抹空气。你一直在听你我曾经一起听过的歌曲《白狐》、《下辈子不做女人》……站在你的面前,我几次看到有泪从你无助的眼眶溢出,你用手指拼命抵住泪腺。你是千年的白狐,我是千年后的孤魂野鬼,让我们再等上千年,下辈子你还做女人,只做明日的女人!

看到这,你们不免大失所望,帝国的传奇竟然是一场骗局!根本没有明日这个人,只是一个孤魂野鬼!所谓传奇不过是一场未曾上演的闹剧。

 2007/7/20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