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日帝国之欢颜若梦

网络中浮浮沉沉,我的朋友永远真诚!

 
 
 

日志

 
 

【帝国原创】该死的等待  

2007-07-23 11:24:44|  分类: 明日诗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该死的等待

                                   

前段时间,我在网络上听到《你这该死的温柔》这首歌,随手将它收藏在帝国的空间里。从此,只要一打开帝国的页面,“你这该死的温柔”似乎在我这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不眠不休,纠缠于我的耳际。帝国的僵硬的文字在这“该死的温柔”里,化作一摊雪水,任意流淌,仿佛“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已悄然上岸,于是,整日对着潮湿的帝国空间有了某种期待……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在这虚拟的国度里,似乎什么都有了可能,比如最远的你翩然而至,在我盛开的心事里洒下晶莹的一滴!“像是人世间的错,又或是千年流传的因果……”,怅望满天的星斗,谁来重组我生命的序列?或许我苍白的记忆不死的句子,只是等你惊鸿的一瞥,哦——“你这该死的温柔”!

   帝国的土壤适合诗歌的生长,正如中世纪的教堂墓地总是开满娇艳的玫瑰。寂寞里滋长的文字,伸长了手臂,突然想要爱情!我翻箱倒柜,夹在书页里的那片枫叶早在十年枯死了……在黑夜里破棺而出的幽灵却能遇上寂寞成精的白狐,寻寻觅觅,“纵里寻他千百度”那“该死的温柔”却在“灯火阑珊处”。夜色太浓,自然看不出其中的距离与障碍,最远的反而是最能亲近的。赤裸的灵魂似乎不用穿越坟墓,也能站到神父的面前完成盛大的仪式。在天涯,在海角,在你目光所及思绪所至的任何空间,“执子之手”!

 

  帝国空间是一口充满情欲的井,你越是朝里探望,内心的渴望就会不断膨胀;可怜的文字也有无能为力、惊慌失措的时候。你必须脱下沉重的肉体,承受灵与肉分离的苦痛,将你鲜活的意念从这血脉纵横的表皮组织、骨骼、器官中剥离出来,你从事着比外科大夫更为精细的手术。你要“这该死的温柔”,总得付出一点代价。你终于将整个头颅放进了装帧精美的垫着黄绸的盒子。在这“该死的温柔”里,你保持着最佳的仰角,却无法将时辰掐算的分秒不差——那边的状况不是你所能掌控的,她明明感应到你的焦急的等待,就是不能给你应有的回应,正如你大醉酩酊,在海塘上和酒友打捞十年以前的印象,惊见天际的闪电,突然记起还在盼你飞回的女子,于是你急急地赶了回来,她已无法给你太多的安慰……

 

    页面的温柔依然在唱,犹如胸口的热血无法停止奔涌,“大江东去,浪淘尽……”,是风流吗,风流就怕这无情的雨!隔空相望的身影,你那夜在江面看到了什么,那天际的弧光看来很近,其实不是在千年之前就是于万年之后,而等待是以分秒计算的。若是她变了心,你大可以拂袖而去,若是错怪了她,最终哭泣的仍是自己。

 

    哦,你这该死的温柔!要我等到什么时候,才能适应你时冷时热的温度?帝国的文字要么在泪水里淹死,要么在烈焰中灼伤!

 

                                                                           07/23

 

 

 

                                                      我累了

 

    这段时间,我除了上班,大多的时间一直泡在这里,说不出的疲倦.体力上的尚可恢复,心灵深处仿佛经历一场场风雨,整个身心仿佛被掏空一样.面对阳光,我笑不出来,我怎么了?今天,我靠在电脑前谁着了,在梦里我好像无处可逃。我想,我需要外面的新鲜的空气与阳光……深爱的地方是雾,看不见,看不清,所以我才拼命地寻找,才会觉得累。

我原本是锁在记忆里的蜘蛛,幻想着春天却不曾想走近,没想一到网易,正值春暖花开,这曾是我失之交臂的春天么?为什么在春天里,我会潸然泪下?

路过陌生的院落,花的呓语在这里清晰可闻,总有种似曾相识的亲切,让人流连忘返,那是一颗颗透明而易碎的心。飞蛾遇上了焰火,便要扑过去。孤独的灵魂急于寻找诉说的窗口。“泪眼问花花不语”,当你听到这些含泪的话语,你怎能扭头就走?你又如何能停下手中的笔?将记忆里的某些东西搬动“分明是一种痛苦”!是外科大夫用手术刀开肠剖肚,再往血淋淋的内脏东拉西扯,最终展示在你的面前的是美的象花蕾,还是丑的似毒瘤?美与丑是相对的,技巧也不是十分重要,大家在乎的是你奔涌在字里行间的呼之欲出的真诚。一颗露珠,手指轻轻一碰,你的心为之一颤,凉——。这绝非华丽词藻堆砌得出来的,也不是随便翻几本《写作通论》便能娴熟发挥的,唯有心灵的语言最能震撼你的心灵!所以,当你翻阅他人的博客时,千万要谨慎,花丛中,随时会窜出一条蛇来咬住你不放……

“大哥,说话别一惊一咋的好不好?就像深得颇特莱尔衣钵似的!”

  对!我正是那个《恶之花》没翻几页就想方设法倒人胃口的恶棍!做了几天教父就与狼称兄道弟的流氓对羊不怀好意的流氓?我恶毒,但不伪善。我一到这里就深谙此地的潜规则:大家宁愿让嗤牙咧嘴的狼光顾你的巢穴,也不会让长着白毛 的狐狸靠近你半步,尤其是貌似美得不可思议的东西大伙保持着警惕!这里容不得伪善,容不得欺骗!因而。我凭借着满腔的真诚,可露出犬牙招摇于你们的面前。在现实中,穿西装、打领带不自在,也得一丝不苟。在这,我想狼一样嗥叫,还觉得累!我半夜了的一阵乱叫,圈子里总有人会睡得不踏实。

 我想做英雄,成就三生的梦想。英雄就可以叱诧风云纵横天下?英雄也有家的负累,缠上了江湖恩怨,烦着呢。看看我们的英雄们,车门里探出一双徎亮的皮鞋,赶紧掏出最新款的手机,呜里哇啦一阵乱叫,什么股市行情、什么贷款利率,坐下来吃顿饭,没个花瓶上台还真不行。我所见过的英雄没有不阵前掉下马来的,彩旗飘啊飘,到最后比死了亲娘还惨!英雄兄,累不!翻遍网易的日志,你们的英雄在哪?是在澳门的赌船上,还是睡在别人的双峰间?如果你是至今保存良好的英雄,那么,子昂兄,你是否感到了胸膛的苍凉,肩负五千年仁义的你还能走多远?你最后的一滴眼泪将会蒸发在后现代的荒漠中。我试着你的样子腾空、出剑……反反复复练了近二十年,现在连只鸡都杀不了。影片里,嚣张的任达华在与郑伊健的飙车中,最终,我们的任大侠绝望地拍着方向盘——“妈的!连个车尾灯都追不上”。英雄末路!像我一个下九流的江湖小卒,还想演大侠,下辈子吧!

  昨天,我从别人的博客里,看到佛的踪迹,芸芸丛生间千变万化。我想,自己顶多变个猴子,退回到老祖宗的原始状态,看到苹果从树上掉下,抓耳挠腮就是弄不明白。张国立在《手机》中深有感触地说,还是农业社会好!结果,在《101个电话》里晚节不保,成了唯利是图的主。你看,佛会剃度谁啊?想想佛也够累的,芸芸众生管得了这头管部了那头,“按下了葫芦浮起瓢”,看看也累得慌。

此刻已是凌晨四点,该是大家换个版本做梦了。我到想起我们的金庸大侠,好人哪——,多么善解人意的老头!,他让少不经事的我一头扎进了历史的传奇里,只要努力就有希望。现在,我又羡慕杨过单劈携着小龙女及仍在襁褓中的郭襄离开死人墓准备隐匿江湖的情景,虽然经历了风风雨雨,还是能与心爱的人共同进退。如果金大侠不考虑续篇,应该是最美的结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等我左手扔掉烟头右手放掉笔杆,在东方未明之际,牵你的手——过儿牵着龙儿的手就再也不回来了……

  2007-04-07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