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日帝国之欢颜若梦

网络中浮浮沉沉,我的朋友永远真诚!

 
 
 

日志

 
 

【帝国原创】又见云岫庵  

2008-02-07 22:11:28|  分类: 帝国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见云岫庵

文/明日

 【帝国原创】又见云岫庵 - 明日帝国 - 明日帝国 

 

除夕之夜,同事一个电话把从家里拖去了上南北湖的车上。到了车上,我才知道他们几天前就约好去庙里烧香。其实,我是个无神论者,对于乡下过年的祭拜早已厌倦,至于在大年之夜烧香拜佛一点兴趣也没有。既然上了车,只有客随主便了。我们一行八人是21点从海宁出发的,由北往东南(经过马桥、谈桥、袁花等乡镇几乎斜穿了整个海宁市),不到四十分的路程,便到了海盐境内的南北湖风景区。

 

很多人知道天堂杭州、观潮胜地盐官,而对于藏匿于钱塘江北岸群山中的南北湖知之甚少。小时候,在大人的口诉中得知:南北湖三面环山,南临钱塘江,西侧有鹰窠顶,鹰窠顶下有座尼姑庵,常有本地的老太婆徒步去烧香拜佛。据有关资料记载:云岫庵座落于南北湖内海拔150米的鹰窠顶山腰上,面临杭州湾,集湖光、山色、海景于一地。始建于宋,屡毁屡建,清光绪二年重建。其庵名出自于东晋陶渊明笔下的“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我是一个懒得出门的农家孩子,父母也不大赞成小孩四处乱走,直到了上高中才有了一次和同学骑车去南北湖的机会。

 

那一次才见到了离家门不到十几分钟(汽车)路程的钱塘江,我们当地人管它叫海,现在想想也觉得有点可笑。那时,四月的天空阴晴不定,我们一群毛头小伙骑着自行车,沿着新海公路一直往南,再一路往东直奔南北湖风景区。到了鹰窠顶的西麓,我们把车停在当地人家里,从山脚的小路往山头爬。山林间杂草丛生、树木茂密,不时有微风洗面,洗去爬山者的劳累。我们又在山腰穿过了破旧的农家村落。一拐弯,眼前出现一片奇异的景象:我们正处在东西方向的山脊,南面的钱塘江是一片白茫茫的烟水,东面是翠绿的山坡,而西面的山脚小有烟波从“海”上来,慢慢地涌上山坡,在绿色的山林间流淌着一袭柔柔的白纱。抬望眼,空际乌云汇集,似欲将这一奇观囊括在他灰色的胸襟内。我念道:“天公不作美,要下雨。”所幸前面红墙灰瓦的庙宇就在几步远的地方。于是,我们不由得三步并作两步,将眼际的迷幻之境抛在了脑后。现在想来有点后悔,那一幕不就是了“云无心以出岫”吗?后来,我又来过数次,均没见到这种景象。

 

这次我和同事选择了另一条上山的路径,车子一直开到了云岫庵的顶上。中间还有一段插曲:由于前几天的一场大雪还没融化,海盐交警守在上山的路口不让车子通行,刚好前面一辆车是本地的,好说歹说总算放我们上山。车子在迂回的山道上行进,由于天黑路况差,我们很快与前面的同事失去了联系。司机也是第一次上山,看不到前面的车子显得不安起来——会不会走错了路?终于在拐过一个弯后见到同事的车,大家才松了口气,前面来了个160度急转上坡,让我们吓了一跳。

 

过了四五分钟,我总算看到了前面的灯光,原来是当地的小商贩临时搭起了几个买香烛的摊位。我们停好车,在当地人的指示下往下走了一段黑乎乎的山路。烧香要走这么一段艰辛的山路,这是大家始料未及的。我们有2个女同事穿着高跟鞋,在结起薄冰的石上迈不开步来,迅速拉住了男同胞的手。大家共事十几年,也只有在今夜这样场合牵着手摸着黑走了回山路,够罗曼蒂克了。

 

其实,云岫庵就在停车场(也就是十几年前我驻足观望山下雾景处)的下面,前几次是徒步,走的是山间羊肠小道,对周围的景物看得分明。此刻从车上下来,又摸黑走了一段陡峭的山路,便失去了方向感。直到下面有人打着手电照过来,我们才发现云岫庵近在眼前了。山门外,茶寮、香烛摊一字排开,迎接山下虔诚的香客。看到灯火通明的云岫庵,如同听到了佛主的召唤,我们的心情顿时爽朗起来。趁烧香的时间还早,我们先进庵门逛了一遍。整个庵堂依山朝东而建,东面是山门,“云岫庵”三字笔法轻盈,颇有仙风道骨。进山门,弥勒佛笑面相迎,身后的“雪窦泉”经年不竭。观音殿、东西配殿成品字排开,早到的香客已在观音像前点满了许多莲灯。沿着两旁石阶而上,藏经阁蔚然肃立,北面则是新修的古戏台。

 

人们把南北湖比作“夜普渡”,自然与这庵堂小巧玲珑的建筑格局以及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有关。尤其是,山门北侧的撞钟亭占尽了这里的风水。要是在白天,站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南北湖的全景:山下烟水渺茫,一条长堤将一片水域分成两半,湖心有座孤岛,游客划船可以上去,山下的农家沿湖而居错落有致。撞钟亭周围的一块平地积雪还没融化,在灯火的映照下格外挑眼。亭子的正面有楹联“钟声阵阵醒迷雾,山色重重见本真”。我打听了撞钟费用后,便第一个过了回瘾,将新年的祝福借助无边的佛法在山谷中久久回响。

 

烧香时,同事们人手一副香烛,虔诚得令我肃然起敬。我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合拢手掌,依次见菩萨则跪地而拜,做了回虔诚的佛家信徒。后来,同事问我,许了什么心愿?我笑道:“一无所求!”面对这高高在上的菩萨,我心静空明,没有深陷黑暗的不安,更没有荣华富贵的奢求。也许菩萨也会看到,我只是一个重游旧地的过客,合掌跪拜时怀着对佛的敬畏。孔子曾说,“未知生,焉言死?”连此生都无法把握,我又何必在乎来生是牛是马?如果跪地拜佛可以省去对本真的探求,岂不迷失了自我?孔子比老子来得实在,他无法得天道,退而求人道。上苍对我不薄也不厚,我也无意在天道、人道之间徘徊,在宗教问题上的偏执在一定程度上是无知!

 

下山途中,我们在苔仙岭停留了一下。记得上次来时,这里的城墙还在修建,此刻已是香火缭绕。与云岫庵相比,这里冷清了不少。大年夜图个吉利,有菩萨可拜总比每年独对着别人放过烟花的强,况且身边还有相处多年的同事。

新年的钟声响起时,我们的车子仍在南北湖崎岖的山道。夜雾冥蒙带着云岫庵的香烛味弥漫在山林,此起彼伏的爆竹传递着千家万户的喜悦!(完)

 

 【帝国原创】又见云岫庵 - 明日帝国 - 明日帝国 

2008、2、10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