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日帝国之欢颜若梦

网络中浮浮沉沉,我的朋友永远真诚!

 
 
 

日志

 
 

【帝国原创】三月乌镇行  

2008-03-16 23:09:22|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月乌镇行

文/明日

 

在仅剩的几个江南古镇中,座落于运河南端的乌镇,历经岁月的沧桑依然保持着三、四十年代以前繁华的痕迹与江南水乡的乌蓬穿梭的风情,故而一年四季游客络绎不绝。

这里不仅走出了像矛盾这样的现代文豪,而且水乡纵横的水路、江南古朴的建筑为它披上了一袭年代久远的梦幻般神秘的面纱。走近它,你便走进了梦里水乡……鳞此接彼得黑瓦白墙、狭窄悠长的青石街道,如同浮在水面一般。读过朱自清的《威尼斯》的人到此自然会将两者联系在一起,说他是“东方的威尼斯”,我看一点也不过份。通畅的河道,数不清的石桥,临水而居的人家,江南纵横交错的水网既将古镇远在了尘嚣之外,又接纳了远道而来的游客;威尼斯有冈多拉,这里有乌蓬船。倘若你赶上四月的烟雨天气,租一条手摇的乌蓬,缓缓地穿行于烟水中河道,自然会有一种人在画中游的梦幻之感。

四、五年前,我曾和妻儿来过一次,游览了古镇的东栅景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乌镇,不是一眼就能看透的,你逗留得越久越容易迷失。这一次,选了一个春光明媚的天气,一行四人(带上儿子)开着黑色的光本从海宁出发,再次走近了这座江南的古镇。。

上午九点左右,我们在西栅景区停好车后,在景区售票处买了门票,随着人流挤上了一条特大的乌蓬船。湖面并不大,一眼就能看到对岸的码头,摇橹的船工熟练地调转船头,稳稳地将一百多号人带到了古朴的码头。一抬眼,历尽沧桑的西栅便在眼前了。

首先,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是具有上百年历史的染坊。院内林立着许多高耸的木杆,一匹匹独具江南风韵的青花布高挂在众人的眼际,吸引了初来乍到的游客。眼前的一切仿佛将人们带到了奶奶那个兜着蓝布头巾一身大襟布衫的时代。

我们走进了一间大屋,里面陈列着一些传统染布工艺设施,大多是木制的,少说也有几十年的历史。我们自幼在农村长大,对于这些老古董一看便了然于心。内地导演张艺谋曾在《菊豆》中展示了传统染坊的场景,与之相差无几。像这样的手工作坊,西栅还有好几家,如酱坊、丝织作坊及生铁铸造作坊等,分布在其它角落,足见当时手工业在此的繁荣景象。其完备的城市配套设施,一点也不亚于一格现代化城镇。上次,我们在东栅看到了当铺、药店等保存完好的建筑,在这里依然可以看到三、四十年代保存完好的邮电局、书场、戏院等公共设施。值得一提的是镇上还有几处古宅,如姜府,位于西栅的东南(新修茅盾纪念就在它的东南方向)大门朝北,园内亭台假山围绕着一个十几亩地的湖面,梅红未谢,柳芽又开,宛如一个洗尽铅华的独守一隅贵妇。

 

尤其是那个可以容纳好几百人成扇形的露天戏台,座落在西栅西北文昌阁码头的西面,整个木制的戏台建在水面,人们可以隔着十几公尺的湖面观赏流传千年的越剧(戏文),一座残桥将许仙、白娘子隔在了对岸。观众的座位有点像古罗马剧院,错落分布,成扇状,后面是砖砌的围墙。

"昭明书院得名于曾在乌镇筑馆读书的南朝梁昭明太子萧统。书院坐北朝南,半回廊二层硬山式古建筑群。前方庭园中有四眼水池,四周古木参天,浓荫匝地。正门入口有明朝万历年间(1573-1620)建立的一座石牌坊,高3.75米,面宽3.8米,上题“六朝遗胜”,龙凤板上为刑科给事中,里人沈士茂题写的“梁昭明太子同沈尚书读书处”字样,“文革”时被有心人涂上石灰故得以幸存。"(来自网络)昭明书院的规模比不上湖南长沙的岳麓书院,但悠久的文化背景,为此增添了浓浓的书香。谁会想到这样一个江南小镇曾隐藏一位编撰《文选》的昭明太子。“书院后侧是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及作品展馆。乌镇是文学巨匠茅盾的故乡,自第五届开始乌镇已经成为茅盾文学奖的永久颁奖地,这个展馆里陈列着历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的照片、介绍和获奖作品。”(来自网络)

整个西栅呈东西走向分布,一条笔直的市河将古镇景区分成南北两块。由于市河并不宽,一路上又有不少石桥,穿街走巷没有什么阻碍。浑然一体的古建筑风格,非但不会令你生厌,反而会激起你寻访的兴致。整个下午,我们的脚步一直没有离开过青石的路面与石砌的拱桥。

早过了吃饭时间,我们迷失在文昌阁码头,愣是找不到一家饭馆。好不容易找一家,想在河边打打牙祭,老板竟然说,那里只能摆放两个桌子。有生意不做,看来他们挺在乎小镇的整体形象的。没辙,我们只好退而求其次,找了一间临街的店面(开始还以为这是一家茶馆,老板是个四十开外的中年,有点发福,一脸的和蔼)。这里的游客众多,却没有拥挤的感觉,一切是井然有序的。在这里,你看不到到处兜售劣质“工艺品”的摊位,只有少数的几家店铺经营的依然是几个世纪以前的货物,如酱制品、臭豆腐、生铁铸造的工艺品。我们一行还在昭明书院的旁边,找到了久不见市面的函装的连环画,一册才几十块。我们几个人索性人手一册,有《聊斋》、《儒林外史》、《中国古代历史人物》等,摆在客厅古朴大方,有空翻翻,一份童趣回到了跟前。

我们此次乌镇之行,不但领略了“宿在乌镇,枕水江南”的风光,而且见到了梦寐已久的京杭大运河。三月的阳光静静地落在大片墨染的屋面,也投向了一路南下的曾经异常繁忙的河道。湛蓝的天空下,身后的白莲塔高耸在河道的西岸,运河在此由南往东向这不远的东海奔去;拂面轻风掠过宽阔的河面,远处的杨柳摆出婆娑的姿态,尽显三月的羞涩。古老的运河流走了曾经的繁华,留下江南的青瓦白墙在三月的春日里时醒时睡。

行走于光滑的石板路面,进入一扇扇敞开的门户,如同偎依在长者的怀里,年已不惑的你我依旧是个孩子。

 

2008、3、15游于乌镇

帝国原创,谢绝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