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日帝国之欢颜若梦

网络中浮浮沉沉,我的朋友永远真诚!

 
 
 

日志

 
 

【帝国原创】三月的柳枝  

2008-03-06 10:09:07|  分类: 帝国的春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月的柳枝

文/明日

 

 

日上三竿,残酒未消。扯上窗帘,我可以拒绝三月的阳光,却无法抵挡苏小门前的柳枝万千——梦里梦外的春波碧草,吵得我几夜睡不好觉。到了半夜,泡上茶水,随手翻起一本书籍,想把自己交给那些年代久远与自己无关的文字,无奈春风化雨无孔不入。哪个年代、哪个城市不飞花?

三月后,无论是江南还是塞北,到处是杨柳绰约的风姿。即使在等级制度森严的封建帝国,女子多情,文人风流,连道观的女道士也梳妆打扮甚至露出了“雪胸”,到哪儿多是“月如眉,浅笑含双靥,低声唱小词。”那怪有人“拟把狂疏图一醉”,整日“香灯半掩流苏帐”。

“未老莫还乡,还乡总断肠。”秦淮河畔的杨柳可以绿上好几百年,而你只是红尘中匆匆的过客。那年头柳枝纷披,你身着青衫,跨上青骢马,终日守候在油壁车必经的路口。纵算隔着车窗匆匆地一瞥,你总要摆着潇洒的坐姿,将精心准备了一夜的扇面举到一个醒目的位置。

天下最荒唐的莫过于隋炀帝,自己享受三宫六院的春色还不觉过瘾,数千“青娥殿脚”随南下的龙舟穿行于一千三百的绿里,……一望无际的繁华与香艳足于让擅长大制作的张艺谋目瞪口呆。那些妍丽长白的女子早被战火纷飞的年月埋葬,而绵延千里的隋堤柳依然撩动着文人墨客的情思,那浓艳的一笔已深入了文化的骨髓。

三月的风如期吹皱一江的春水,纤纤的柳枝束缚了过客的马足,一场香梦千年不醒。我不是西方的马可·波罗,也不是南山耕种的悠然居士,宽宽的袖底除了清风,仍有抛不开的柳条。笃守一隅的清高,不是诗人的智慧;禁锢随风而动的天性,亦非修行的本意。与其躲在帘内自我哀怨,不如趁着酒意扬鞭而去……

 

 

注: 殿脚人即“殿脚女”。相传隋炀帝巡游江,牵挽龙舟的女子。清代杜文澜在其编撰的《古谣谚》一书的卷九十引唐代传奇《开河记》一书中的记载云:“功既毕,上言于帝,决下口,注水入汴梁。帝自洛阳迁驾大渠,诏江淮诸州,造大船五百只。龙舟既成,泛江沿淮而下。到大梁,又别加修饰,砌以七宝金玉之类。于是吴越取民间女年十五六岁者五百人,谓之殿脚女。

2008-03-06

>

帝国出品,禁止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