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日帝国之欢颜若梦

网络中浮浮沉沉,我的朋友永远真诚!

 
 
 

日志

 
 

【帝国原创】人头(上)  

2008-06-23 13:29:41|  分类: 帝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各国战祸连连,民不聊生。地处西北边沿的秦人,通过与西戎多次征战终于获得了立足之地,被周天子册封为诸侯,与其他各诸侯平起平坐。

然而,秦国的东面是早已雄霸一方的晋国,挡住了秦国向东挺进的去路。秦穆公即位,获良将百里奚,文臣骞叔,如虎添翼,秦国势力大增,开始向邻国进犯,从而确立其霸主地位。

秦孝公元年,卫鞅入秦,说服秦王变法修刑,内务耕织,外劝战死之赏罚,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商鞅变法。公元260年,秦将白起于长平打败赵军,并活埋四十多万降卒。强大的秦军令诸侯各国闻风丧胆…… 

(一)

数月前,秦国再次与晋国开战,子午和同村的阿牛同赴战场。激战中,子午砍下了对方的人头,带回来获得了军功,而阿牛却在混战中失踪了。战事一结束,子午获得大王的赏赐回到了村里。

一到村头,子午便被纷纷过来的乡亲围成一团,你一言我一语的,令子午倍感亲切!子午也看到白发苍苍的阿牛娘的身影,心里格登一下,眼神黯淡了下来。阿牛娘天天在村头的大树下等啊,盼啊,看到一道出去的子午回来了,就是不见阿牛的身影,感到纳闷。田氏看到这么多人吵吵闹闹地朝自家门前走来,还闹不清啥情况,直到看见丈夫的身影,激动得连话都说出来。还是乡亲们自个动手,点火烧水,杀鸡宰鸭,如同过节一般热闹。

第二天子午醒来,已是日上三竿。田氏闻声端着水盆走到跟前,小声道:“昨天大伙这一闹,你醉了又折腾了半宿,我还以为你起不来了呢!”

“是吗?我的头还晕着呢?什么也记不起来了!”子午摸着自己的脑袋,感到整个人都散架了。

“嗯,回来就好!”田氏不无关切地又问道,“这年月男人们都去打仗,田头地里没个男人的身影。”

“唉——这几年,难为你了,老婆!”

“我倒没啥,你看阿牛家,只剩一个老婆子,要不是大伙帮衬着,还不知道怎么过?”田氏又想起什么,接着又说,“今天一早,她来过两回,没进屋。是想打听阿牛的消息吧?我也没多问。”

“嗯——”子午也没说什么,自顾走出了内屋。

子午离家四、五年了,家里依旧是当年的模样。黑乎乎的灶台冒着水气,头顶挂在钩子上的竹篮还是跟田氏一起赶集时买回的那只,倒是房前屋后的树木长高了点化。子午四下看了看,又马上回到屋里,这时,田氏也从内屋走来出来,从厨柜里找出一个大海碗,满满的盛了一碗,夹上几根咸菜,搁在子午的面前。

 子午喝了点粥汤,觉得整人有了点精神,便拿了把锄头出门了。五月的田野长满了即将成熟的麦子,无数尖尖的麦芒如军队里高高举起的长戈,子午的眼里闪过征战多年的场景,不觉神情恍惚起来…小的时候,时常听大人们说战场上大大杀杀得场面,私下里也和阿牛他们玩打仗的游戏,那时只是觉得好玩。直到有一天,伍长带人来到家,跟他爹说了几句,他娘顿时哭天顿地,以后再也没看见他爹回来过。有人说,子午爹作了燕国的俘虏,也有人说死在了战场上。那一年,太子继位,不但推行新法,而且加强了对邻国的讨伐。子午离开了新婚燕尔的田氏,和阿牛他们应征入伍。像子午那样受到大王奖赏又平安回来的,实属不多,村上的好多男人不是缺胳膊短腿,就是再也回不来了。村里的成年男丁也因此减少,好几户人家只剩妇孺。

子午一直不明白,大王为什么这么好战?放着这么些田地不去耕种,一年到头忙于战事?子午只是一个目不识丁的平民百姓,自然无法明白诸侯各国的纷争。大王一声令下,自己就得和同村的几个男丁放下自己的田地,去打仗,去杀人!

(二)

也许是过惯了行军打仗的日子,子午睡在自家的床上反而无法踏实。一闭上眼睛总觉得有把刀朝自己砍过来,他把头一闪,就惊醒了,浑身直冒冷汗。因为子午总是睡得很晚,尽量保持清醒。虽然人是回来了,可整个的魂灵依然留在了血肉横飞、哭爹叫娘的战场上。

 

那一年,子午和同村的几个编在了步兵营。开战时,两国的军队集结在一大片空旷的平原上,数以千计的弓弩首先发起进攻,一时间漫天的箭雨朝晋国的军队落下,然后黑压压的的步兵方阵高举着长戈朝前方压去,两翼有无数悬挂着秦国黑底白字大旗的战车一下子冲到了地方的阵前,看到敌人就举起长戈往人堆里扎。等到子午赶到时,看到眼前到处是倒下的士兵以及脱轴的战车。他和阿牛两个人开始跟着大队人马拼命往前冲,等到前面的人死的死伤的伤,对方的士兵挥舞着带血的刀枪时才觉得害怕。于是,他和阿牛使出追野兔的劲往高粱地里穿,进去之后半天不敢出来。等到外面没了动静,他俩才趁着夜色,回到了白天激战过的地方。

眼前惨烈的景象是子午从来也没见过的,到处横七竖八的尸体,缺胳膊少腿,有的肠子也露在了外面,更多的竟然没有头颅。突然,眼前出现几个黑影,只见他们随意翻动着地上的尸体,不时用刀割下人头,往腰间一别,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阿牛胆小,一见这情形,吓得尿湿了裤子。情急之下,他们连滚带爬,总算逃离了这一带死亡之地。

回到营地,许多士兵把腰间的人头往军曹那一送,不但记了功,还获得了犒赏,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据说,从战场上拿回十颗以上敌军人头的可以当个什夫长,等大战结束后可以回家探亲一次。因而,秦军的士兵一上战场便勇猛无比,见人就杀,诸侯各国称之为狼虎之师。

当晚,在马棚里子午和阿牛各怀着心事,翻来覆去睡不着。从平静的乡下来到腥风血雨的战场上,就像经历了一场恶梦。在子午看来,这里杀一个人比杀头猪还简单得多,村里杀猪也是逢年过节的事,起码得排场一下,可这里见人就用家伙招呼,直到一方倒下,还把人的脑袋也割下来……想到此子午的心不寒而颤。记得那年,村里发生狂犬病,所有的狗被捕杀。子午家的阿黄才三个月大,一直与子午相依为命。子午下不了手,也不想它死在人家的手里。后来,子午找来一个麻袋,阿黄也不啃声,穿了进去,他把口袋一收紧,心一横把阿黄扔进了屋前的河里。子午看到阿黄在口袋里拼命的挣扎,不是发出吱吱咕咕的哀鸣,直到沉下水去……为此,子午难过了好一阵子。现在却要他去杀人?就在子午胡思乱想之际,听得阿牛背对着他哭出声来,连忙过去,拍拍他的肩膀,问道:“阿牛,怎么啦?想家了?”

“子午哥,”阿牛转过头眼泪汪汪的说,“子午哥,咱们跑吧?至少还有活命的机会!”

“跑?”子午的心一怔,说道;“大王有令,一家出事,什户连坐,你、我跑了,你娘,我家的那口子咋办?”

“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不是杀人,就是被杀!我怕呀……我怕再也见不到俺娘了!

“别怕,阿牛!有哥在!”

子午翻了个身,把田氏吵醒了,索性起身来到外屋,抄起水瓢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冷水,继续去睡。这一夜,也真够长的。

 

(三)

 

 

 

第二天,秦军继续集结军队,继续向韩国推进,沿途烧杀抢掠,连平民百姓也不放过。子午和阿牛好不容易联手刺倒了一个韩兵,就在他俩犹豫不决之际,旁边窜出一个秦兵,只见他一手抓住那韩兵的头发,一手抽出短刀,像农民割麦子一样,那头颅便离开了这具刚才还在喘气的躯体。再看那秦兵把那血淋淋的东西往上一提,溅满血沫的脸上露出满意的一笑,扬长而去。子午和阿牛看得眼都不眨一下,等到那人走出了数步,才觉得懊悔起来——好不容易煮熟的鸭子又飞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