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日帝国之欢颜若梦

网络中浮浮沉沉,我的朋友永远真诚!

 
 
 

日志

 
 

【原创】巴黎一朵早谢的玫瑰——《费拉居斯》之儒勒夫人  

2008-09-21 02:15:05|  分类: 帝国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黎一朵早谢的玫瑰

           ——《费拉居斯》之儒勒夫人

 

《费拉居斯》是一部描写巴黎帮工会题材的惊险小说,真实再现了十八世纪的巴黎街头场景,深刻揭露了波旁王朝的黑暗。小说篇幅不长,却给人以史诗般的震撼,尤其光彩照人的儒勒夫人给读者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小说的情节惊险而曲折,悬念不断。年轻的禁卫军军官奥古斯特在一条名声不好的街道,意外地发现了心仪已久的儒勒夫人的“秘密”,并想以此要挟儒勒夫人。遭到拒绝后的年轻人象一头野兽四处打探儒勒夫人的行踪,接踵而至的意外使他险些丧命。奥古斯特复原后,伺机报复,很快引起了儒勒对妻子的怀疑。为了彻底弄清妻子的“奸情”,儒勒买通了门房老太,暗中窥探妻子的行动。结果,儒勒发现,臭名昭著的费拉居斯是儒勒夫人的父亲,而自己蒸蒸日上的事业也是这位神通广大的父亲在幕后操纵的结果。谎言被揭穿,天使般纯洁的儒勒太太无法承受这一打击,一病不起,不久离开了人世。悔恨交加的儒勒为了得到妻子的骨灰,托好友雅凯在政界活动,竟然无法获得合法的程序。费拉居斯出于对女儿的爱再一次帮助了儒勒。

 小说通过对儒勒夫人以及身边的奥古斯特、儒勒等人的描写,成功塑造了费拉居斯二十三这一位重要人物。从小说的开始到结束,费拉居斯一直藏在暗中,给人以神秘莫测的感觉。作家对费拉居斯的赞美集中体现于他对女儿高过生命的爱。费拉居斯这样对女儿说:“如果你的丈夫是第一个亲吻你的额角,那么我就是第一个把眼泪洒在上面……”巴尔扎克在克莱芒丝(儒勒夫人)身上几乎像父亲一样倾注了所有的激情,在巴尔扎克的笔下,我们很难再找出这样完美的女性。

儒勒夫人无疑是十八世纪巴黎上流社会的以朵奇葩!

儒勒夫人的出场是神秘的,阴暗的街道,昏黄的灯光,丝毫掩不去儒勒夫人优雅、高贵的气质,反而给她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在纽沁根夫人的舞会上,“儒勒太太坐在那里,举止率直,就像社交场中最少娇柔造作的女子,而且很温柔,宁静而庄重”。当奥古斯特故意试探时,她也表现得给外机智,“不动声色,笑脸盈盈,扇着扇子”。然而,这些仅仅是表象而已,儒勒夫人的魅力是巴黎上流社会独一无二的。有人说,想要了解一个女人,就到进入她的绣房。深居简出的儒勒夫人的房间是一个神圣的地方,从巴尔扎克极为铺张的描述中,我不难想象其奢华,不亚于当时的法国皇宫内室。值得一提的是,儒勒太太虽然出身豪门,经常出入上流社会的交际场所,丝毫没有那些贵妇懒散的生活习惯,反而“把奢华安排得和谐有致,完全适合爱情的氛围”,并且,从不允许自己的丈夫进入自己的内室,看她卸妆,出现在丈夫面前的永远是清新可人,“比衣服更白皙,比香水更芬芳,比机灵的交际花更诱人,更温柔”。(拿中国的老百姓的话来说,就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由此我们不难看出,美丽聪明的儒勒夫人是巴黎上流社会贵妇的典范,以今天的审美眼光,也堪称女人的经典。她的高贵,并不像其他贵妇那样依赖珠光宝气和锦衣华服,而是与生俱来的。从小克莱芒丝受到母亲的影响,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成年后,虽然对巴黎上流社会充满了好奇和幻想,但是没有受到那里不良习气的污染,因而显得出类拔萃!

然而,这样一个端庄贤淑的贵妇怎么会与恶名远播的费拉居斯牵扯在了一起?十八世纪的巴黎正陷于波旁王朝黑暗的统治,如果一个人犯了错,就不能成为体面的上流社会的绅士,而费拉居斯在那些体面的人看来,是流氓,恶棍!他劣迹斑斑,警察局也拿他没有办法。儒勒夫人出现在名声不好的街道,固然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然而她不是来猎奇,而是看望自己的亲身父亲!不怀好意者的窥探,丈夫的怀疑,如同笼罩在巴黎上空的乌云像儒勒夫人扑来,为了保护父亲,也为了整个家庭,她对自己的丈夫撒了谎。天使般善良的儒勒夫人始终夹在父亲与丈夫之间,而对两者都怀着难以割舍的爱。在她临终的遗嘱中,这样深情地写道:“如果我在爱情的帮助下,战胜了疾病,熬过了一切痛苦,我也不能压下怀疑的呼声!”儒勒夫人遭受了这样的磨难,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她不是怀疑自己的丈夫和父亲,而是怀疑这个体面的上流社会容不得她有这样的父亲(而她深爱着自己的父亲)!这一点,与纽沁根太太显然有着天壤之别,这是高贵与媚俗之别(读过《高老头》的朋友自然不会忘记那一位可怜巴巴的老人,他的两个女人都嫁入了豪门,临终却没有一个过来看他)。也许,有那样非凡的父亲,才会有这样卓绝的女儿。

无论是灯火璀璨的上流社会,还是阴暗潮湿的贫民区都容不得这样高贵的儒勒夫人。整个巴黎死气沉沉,道德败坏,就像一条藏污纳垢的河流,容不得人性的善良与高尚!

人们常说,性格决定命运,然而我总觉得决定儒勒夫人之死的不是她水晶一般剔透的本身,也不是对现实不满的巴尔扎克,而是这个街道错综复杂人心阴暗的巴黎城市。一朵芬芳的玫瑰,就这样凄然地绽放,顷刻间闪过这条污水横流的街道,并为此抹上了悲哀的色彩。

 

 后记

刚看完巴尔扎克的中篇小说《费拉居斯》,激动异常的心情促使自己拿起了笔,好多人对大师作品做过精彩的剖析,在下也无意画蛇添足,仅凭个人对小说肤浅的认识,聊表对大师精心塑造的儒勒夫人的景仰之情。

                                                                                   20008,9、24凌晨完稿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